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中文 | English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兵哥哥”袁德成
[ 作者:盛 胤    点击数:166    更新时间:2017/9/1 ]

一身绿军装,胸带大红花。袁德成从天府之国四川的邻水县坐闷罐火车到青藏高原关角山的时候,正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第二年十月,赶上了国家经济大调整时期。那一年,铁道兵修建海拔最高的铁路隧道——关角隧道。

“没什么,那时是十七八的小伙,身体又好,在部队有吃有穿,还有技术学,也没觉得高原反应有多难过,整天满脑子想的是干好活、每天掘进多少米,这个月多出好成绩,别人都羡慕不来呢!”每当说起高原上的日子,老袁满是回忆和自豪。“哪像你们这些小伙子,上个工地、爬个楼梯、打场篮球就衰啦。”

也不怪老袁“牛皮”,他有“嚣张”的资本,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每天早上50个单杠、10公里越野雷打不动。在贵州公司刚刚过去的10公里健步走活动中,轻松拿了一等奖。得奖后,他得意地说:“看你兵哥哥咋样,俺们铁道兵的身体素质不是吹的吧!”  

“立正、稍息、向我看齐!”每当公司有大型集体活动,老袁可来劲了,威风凛凛、英姿飒爽,“总指挥”非他莫属,连隔壁女子监狱的武警教官都向他行注目礼。

 兵哥哥不但有铁一般的好身体,还有铁一般过得硬的好素质。2005年,集团公司正式走向海外,一批有素质、有能力的老铁道兵成为排头兵,老袁首当其冲,受命担任安哥拉罗安达至马兰热铁路项目房建队队长。

“这老家伙虽然霸道,但大家都喜欢跟着他干。那时,他手底下有我们国内的三十号人,加上当地黑人劳务,队伍近千人,负责全线420公里16座车站的建设任务。当时的安哥拉,施工要先排雷,老袁定的纪律是上工地必须由队长走在最前面。在2005年12月的一天,大家前去万博查看现场,老袁象往常一样开着装载机走在最前面,身后10米才是跟进的测量班和黑人大部队。距现场还有100多米时,只听‘吱’的一声,老袁大喊一声‘趴下!有地雷!’老袁迅速从驾驶室跳出来,就地几滚。车子在惯性下向前冲了不到5米,就听轰的一声,装载机半个轮子不见了,玻璃全碎了。”他的同事王义录向我们爆料。

从那以后,大家才明白他霸道得可敬可爱。当地人称他为 “大崩哥哥”(葡语:好哥哥)。从2005年到2008年,他的位置无人能撼动。每次去银行取钱,他既是司机又是保镖,遇到地方纠纷,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我是队长,冲锋陷阵是我的本职,再说好歹我也曾是一名军人,遇到危险和突发事件,我肯定比别人有经验,那不是吹!”

老袁心态好,个人事儿从不放在心上,对工作却是一往情深。“没有几年干的啦,再不好好干,就没机会啦!”1963年出生的老袁,今年54岁,他从不计较岗位好坏、职务高低。用他的话说“我是一个兵,组织叫我干啥都行”。项目的事难不倒他,技术上活问不住他。到职院项目负责征地拆迁,刚告一段落就被调去筹备建厂,厂房刚有眉目,又被抽去筹备民博园项目。这不,职院项目告急,又让他兼着职院的消缺维保。管项目有板有眼,做思想有章有法,能文能武,他成 了名副其实“救火专家”,那精神劲儿、敬业精神不输任何年轻人。

袁德成喜欢学习,又善于沟通。还在安哥拉时,总喜欢与当地人打成一片,别人上工地带翻译,他上工地不仅不带司机,葡语、当地土话张嘴就来。现在,五十多岁的老头儿用CAD制图、摄影摄像、微信、美图秀秀,比年轻人都玩得溜。

久没联系,前几天我打电话约他出来坐坐,他说没时间。下班后赶过去找他,他正陪九十多岁的母亲有说有笑地遛弯。自古蜀地多孝子,袁德成不但是个敢打敢拼敢闯的“兵哥哥”,也是一个至情至性至孝的好男儿。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上调查 | 管理登录 | 
地址:西安市太华北路89号 邮编:710016 电话(TEL):86-29-82153600 版权所有© 中铁二十局集团 陕ICP备05008605号 陕ICP备05008605号-1